17-19世紀東亞海難求生指南:漂臺琉球人返鄉之途漫漫

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張毓哲

近日在臺灣影視界引起極大關注的歷史劇《斯卡羅》,除了主要演員顏值高、舞臺場景壯闊之外,故事的內容交織著不同種族與多元文化在南臺灣上演的各種糾葛與碰撞。實際上,故事的背景就是美國商船在恆春半島發生船難後,異國難民誤闖原住民領地因而命喪異地,而後造成歷史上的「羅妹號(Rover)事件」,引發大清、美國與臺灣原住民之間的多重角力關係。

試想,身為海島民族的琉球人,更是無法逃脫與海洋的距離。他們在汪洋大海之中不幸遭遇狂風,不小心偏離航道,在不熟識的水域中迷失方向,飄到臺灣來,開展各種琉球版本的《魯賓遜漂流記》。回家的路途好遙遠,異國的救助好漫長。

海洋性格的琉球王國

沖繩在19世紀被日本「強制」納入領土之前,好長一段時間曾存在著統一沖繩本島南北的王國,稱為「琉球國」(1429-1879)。由於介在中、日兩大強權之間,琉球國是中國明清兩朝的藩屬國,屬於東亞朝貢貿易體系的一員,也是薩摩藩的附庸國,17到19世紀之間需要向江戶幕府朝貢。作為海島國家,琉球的海洋貿易相當繁榮,是16、17世紀歐洲人在東亞建立據點之前,東亞地區重要的貿易轉運站。身為貨出去,錢進來的「萬國津梁」琉球國,特別重視和各國來往的外交紀錄,因而有《歷代寶案》的產生。

進行海上活動,即有可能發生船難,《歷代寶案》中特別記載了各國的船難與鄰國的救助。本文以琉球人海漂到臺灣的案件為例,了解「天朝」大清和「位處邊疆」的臺灣如何應對。

清代官方海難救助SOP

清代,官方救助和撫恤海漂到臺灣地方琉球難民的SOP是慢慢形成的。康熙末年,有6名琉球人欲從琉球本島的北山到中山採取木料,不幸遭遇颱風,船壞了,路途餓死2人,還漂流到異世界──當時屬於臺灣府諸羅縣的淡水金包裡社一帶。[1]在異地的琉球人好怕怕,臺灣地方官員也好困擾,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些異地子民,只好請示上級長官,得到如下的回答:

行司查明,是否琉球人氏,因〔何〕船被風飄擊碎,訊取確供,如係琉球難番,或即自臺竟行遣回,或送至省,交入琉球館驛,一同歸國,確查成例,妥議詳報。[2]

琉球海漂難民可以自食其力、自力更生,自己想辦法回家(琉球人表示先哭哭),或是交由大清官方處理,將難民護送到位於福建省城的琉球館──「柔遠驛」(註1)安頓,等待到大清朝貢的琉球使節團,隨後再與其一同歸國。最後,大清發揮天朝懷柔遠人的大愛精神,採取後者的處理方式。日後類似事件的發生,大清官方有跡可循,充當bodyguard成為固定的救助模式;也就是琉球難民飄流到臺灣沿海地區,經由地方人民或地方官兵救助上岸,會先由管轄地方行政區的衙門了解海難發生的悲催始末,再護送到福建省城所在的福州,由福防廳透過通事中介翻譯,進一步查明確認海難原因,並報告給總督、巡撫、布政司等,最後上奏給朝廷,留下官方紀錄。

至於救助之後,難民在等待回家的日子,也需要填飽肚子,於是安置柔遠驛期間,每人每天給米一升、鹽菜銀(日用菜金)六厘,等到回國之日到來,給行糧一個月供其在船上食用。除此之外,還額外給予賞給,每人賞扣藍布、棉花、煙、麵、茶葉、豬、羊、酒,乾隆2年(1737)成為定制,官方可使用存公銀兩,核實報銷,乾隆11年(1746)後改甚至以折合時價的方式,直接發給現金。規定是這樣子,實際上被送到中國安置於柔遠驛之前,官方大多會給予援助以確保難民的食衣無虞,地方縣級衙門常給食物、錢、衣服,送到臺灣府又再次給賞,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從大清對球琉國難民施行的救濟制度來說,可以說是相當完善的,一方面展現身為天朝的霸氣,另一方面也是清琉雙方關係友好的證明。

話說海難發生了

得知了官方是如何施行救濟之後,那麼,你也想被救濟一下嗎?根據《歷代寶案》,可以發現數十則的海難案例,當然,實際發生的海難案例一定更多,只是不一定有被記載到。

圖一 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畫面呈現
說明:在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中,以「臺灣」為關鍵字搜尋,共有134件檢索結果。經判讀,統計出40則琉球人在臺灣發生海難的案例,部分案例有2件以上的紀錄,可得知大清官方對於琉球難民海難發生的紀錄和人道救助,以及琉球國對此行為表達感激之意,從中了解雙方的來往互動。(註2)
資料來源: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2019年8月12日瀏覽。

遭「風飄」的原因百百種,不只是到中國朝貢的遠航路程才會發生,琉球國各島之間催貢或納貢、做生意買賣,甚至駕小舟、獨木小船捕魚都有可能發生,而且,不僅僅只會發生在東北季風或季風轉換期,也就是農曆三、四月和九到十一月,老天的惡作劇是不分季節的,事情總會發生在意料之外。

一旦偏離了原本的航道,茫茫大海中,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阿!開船出洋若遭「風飄」,短則兩、三天,長則兩、三個月,平均也要十天左右,在失去或損壞控制航向的舵以及懸掛帆面的桅之狀況下,只能丟棄貨物、收到的稅品或要繳納的稅品,以減輕船體負重,依靠洋流、風力前行。風飄期間,船上糧食不見得足夠,難民可能要喝雨水維生,甚至缺少食物慘遭餓死,沉浸在「我在哪裡?」的迷茫狀態,最後因船隻衝礁毀壞而再次上陸。

上陸,也不代表馬上會有官吏得知消息進而救濟安頓。運氣好的,很快就被附近的人家(大多是熟番)發現,救助上岸、通報官衙;運氣不好的,拚死拚活爬上岸,找尋人居求救,結果卻走到生番地,或被生番熱心的留下來做客,或在下一秒人頭落地。還活著的,因思鄉心切,只好繼續其旅途,祈求早日獲得救助。至於,最後有沒有獲救呢?答案是有的,我們才能從《歷代寶案》中尋到蛛絲馬跡。清代後期國際上的外交問題,就是發生於從上陸到獲得救助期間,異國難民被「生番」殺害所引發,並不是在獲得救助後大清官方處理不恰當。

圖二 道光6年(1836)風飄案例示意圖
底圖來源:Google地圖。筆者依據〈禮部為知照事〉,清道光16年6月15日(1836年7月28日),歷代寶案第二集卷一六四,編號pdsg-ntu-1088317-00085,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繪製而成。

講了那麼多,來看看一則實例。道光6年(1833)冬天,有琉球國久米島人17名送交納稅品柴木、草蓆到那霸的中山王府,出洋當天不久遇到風浪,吹斷船桅,只好丟棄納稅品減輕重量。漂流一個禮拜,終於到達陸地,觸礁後船隻解體,難民憑著解體的木板划上岸,尋求援助。過了一天的路程,遇到生番十多人,在語言不通又不認得路的情況下,有6人因為驚恐過度而逃散,就此不見蹤影,其他11人隨著生番一起到山中的小屋休息。小屋裡放有弓、刀,11人的內心小劇場演很大,害怕被殺害而面面相覷,一派認為要馬上逃跑,另一派支持擬定策略再逃跑,雙方意見不合,一拍即散。其中有5人決定先行逃跑,而後不知去向,剩下的6人看準時機後才逃跑。運氣很好,跑對方向,遇到熟番社丁護送他們到鳳山縣衙門,結束十餘天的山中亡命生涯,並由鳳山縣、臺灣縣分別給賞,再送到琉球館安頓,候船回鄉。[3]

船難者的身分不同,官方的對待也不一樣。曾有琉球國的貢船在朝貢途中,遭風飄到臺灣,官方隨即聘雇漁船救助貢船人員上岸,並命人徹夜趕製衣服、鞋、襪、被褥等供其防寒,而朝廷得知此事後,不僅不計較沉水消失的貢品,反而加倍給賞每日的餐費,並給一千兩作為來年回國的租船費用。[4]

每一趟乘船出門,都不能小看海洋的威力。不然就得在不幸發生海難時,點滿以下技能:運氣,遭遇風飄,飄對地方落腳;敏捷,落到海裡會游泳、遇到生番跑得快;體力,海漂或登岸求救期間可以吸空氣、喝雨水維持最基礎的生存需求。

返鄉的路途到底有多遙遠?從官方救助到安置於柔遠驛平均要花費兩、三個月,從安置於柔遠驛等到附搭貢船返鄉要耗費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此時你已離家一年半載了。

出海→遭遇風飄→觸陸〔→自力救濟〕→臺灣官方救助〔→風飄到中國某地→改行陸路〕→福州柔遠驛→離驛登舟回國〔→遭遇風飄→送柔遠驛→離驛登舟回國〕               

圖三  琉球人出洋自遭風到回鄉的流程圖

說明:〔〕表示不一定每件遭風飄的案例都會遇到。

資料來源:依據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琉球人飄風到臺灣案例」製作而成。

琉球船隻有多大?

除了季風和洋流的因素外,琉球的船隻為什麼那麼容易就被風吹走?很大的原因和船隻太小有關。只有貢船是採用福州鳥船的樣式,長8丈(約25公尺)、寬2丈5至6尺(約8公尺),船隻的規模較大。至於琉球三十六島間往來使用的太平山船,為具有龍骨、木板拼成的尖底船隻,村民、漁民則於沿海近港使用輕便的小舟,由一根木頭刨空而成,一舟不夠,則雙拼使用。其重量可想而知,無怪乎遭風就飄走,靠近海岸觸礁就解體。[5]

圖四 琉球船隻:獨木舟(左)、太平山船(右)
資料來源:徐葆光著,原田禹雄譯注,《徐葆光中山傳信錄》(日本沖繩縣:榕樹書林,1999),頁501。
圖五  琉球船隻:貢船
資料來源:維基共享,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0%89%E7%90%83%E5%9B%BD%E5%A4%96%E4%BA%A4#/media/File:Shinkosen.jpg(PDM)。

尾聲:海難問題與臺灣關係

在無情的大海中獲救是老天給的小幸運,遭遇海難的琉球人飄至臺灣,被地方住民救起後,先要在臺灣等待官員上報,得到允准後才能從臺灣前往福建,安全抵達福建後又要等待是否有琉球貢船來到中國,能否跟隨貢船一起返國。流落異國的無止盡等待,不知道何時能夠重返故鄉的哀愁,當你終於能踏上歸途的船班時,可能已經是一兩年後了。然而這片大海卻有可能再度阻撓歸心似箭的你,讓你返鄉之途更加漫漫。

大清官方對於異國人的救濟制度可稱得上是完善的。然而,問題出在「為處邊疆」的臺灣有所謂的「化外之地」。遭遇海難的異國人漂流到臺灣的何處乃不可控制的因素,大清政府對大片番界以東的生番領地之統治消極又不明確,以致於清朝官方對漂流到生番地的難民慘遭殺害的事件處理不當。此問題造成清代後期異國人在臺灣發生的海難事件成為國際問題,進而引發國家之間外交、軍事、商務等等的糾紛與衝突,如羅妹號事件、牡丹社事件。雙方或多方的折衝過程和後續影響,比無情的大海更加殘酷與現實。

註1:「柔遠驛」是接待琉球國至中國朝貢的朝貢團人員的館驛,也是琉球自費到中國留學的「勤學人」居住地。又稱為「琉球館」。

註2:根據楊彥杰〈清代臺灣撫恤琉球遭風難民的案例分析〉一文,琉球船隻遭風飄臺案例有64件,另有3件為貢船遭風飄臺案例,作者依據《清代中琉關係檔案選編》、《續編》、《宮中檔乾隆朝奏摺》等史料統計而成。筆者僅使用《歷代寶案》,並將貢船遭風飄臺案例列入之中,故統計的案例數量有所差別。

參考資料

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徐葆光著,原田禹雄譯注
1999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日本沖繩縣:榕樹書林。

高良倉吉、田名眞之編
1993  《図說琉球王囯》。東京:河出書房新社。

徐恭生
2001  〈清代海上漂風難民拯濟制度的確立及演變〉,《第八回琉中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沖繩:琉球中國關係國際學術會議,頁60-72。

湯熙勇
1999  〈清代臺灣的外籍船難與救助〉,《中國海洋發展史論文集》7。臺北:中研院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頁547-583。

楊彥杰
1999  〈清代臺灣撫恤琉球遭風難民的案例分析〉,《第七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中琉歷史關係論文集》。臺北:中琉文化經濟協會,頁649-669。


[1] 〈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為飭查事〉,清康熙60年5月24日(1721年6月18日),歷代寶案第二集卷一一,編號pdsg-ntu-1088353-00197,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2] 〈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為飭查事〉,清康熙60年5月24日(1721年6月18日),歷代寶案第二集卷一一,編號pdsg-ntu-1088353-00197,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3] 〈禮部為知照事〉,清道光16年6月15日(1836年7月28日),歷代寶案第二集卷一六四,編號pdsg-ntu-1088317-00085,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4] 〈琉球國中山王尚為抄摺行知事〉,清嘉慶13年12月21日(1809年2月5日),歷代寶案第二集卷一○五,編號pdsg-ntu-1088329-00005,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為進貢事〉,清嘉慶12年6月13日(1807年7月17日),歷代寶案第二集卷一○二,編號pdsg-ntu-1088313-00219,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5] 徐葆光著,原田禹雄譯注,《徐葆光中山傳信錄》(日本沖繩縣:榕樹書林,1999),頁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