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權交替換,琉球選邊站:明清交替期琉球國的抉擇

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張毓哲

近幾年,「又臺又灣」的臺灣意識崛起,如同夏季烈日當空、萬里無雲狀態下的紫外線強烈等級,遮也遮不了,擋也擋不住。

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臺灣海峽東西岸的小番薯和大公雞,一個自稱中華民國,一個自稱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為了爭奪「正統中國」的稱呼,互不相讓。國際間,各個大小國家也只能選邊站,和其中一方建立邦交關係。

在號稱五千年的中國歷史當中,類似的情形不斷在歷史上重演。不論政權崛起於核心或邊陲地區,只要拳頭夠硬、鈔票夠多,可以取得「正統中國」的地位,你說了算!會感到為難的,反而可能是周遭鄰國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中國面臨改朝換代之際,鄰國何必露出尷尬但不失禮貌的微笑?主要是因為中國歷代王朝和周遭其他國家的互動交流大多是透過朝貢制度。當中國有多個政權並存之時,原本被認為是藩屬國的周遭國家,究竟該認同哪一個「中國」?向哪一個「中國」朝貢呢?

選對笑嘻嘻,選錯苦哈哈,在明清交替期的時候,這個問題就困擾著琉球國。

一、明末清初的中國亂局

明朝後期,朱氏王朝面臨各種內憂外患的考驗。皇帝所在的中央朝廷,黨派鬥爭嚴重,朝政運作陷入空轉;地方上,受到連年天災影響,飢荒橫行,百姓求助無門、民心浮動,起而反抗的事件層出不窮;北方又有後金(也就是後來的大清)逐漸興盛,不斷騷擾領土邊疆。

1644年(明崇禎17年/清順治元年)4月25日,民變首領之一的李自成率軍攻入北京,大明末代皇帝朱由檢(1611-1644,1627-1644年在位)挺不過如此巨大的危機,他選擇在紫禁城後方的萬歲山(今景山)上吊自殺,大明就此滅亡。然而,皇帝自殺並無法解決國內的動盪不安,往後十餘年多股勢力並存,其中以南明和大清之間的對抗最為重要。

大明滅亡後,朱家宗室和大明遺臣大多逃往中國南方,成立大明流亡政府,試圖恢復大明的光榮,史稱「南明」(1644-1662)。由朱氏皇家組成的南明小王朝又苟延殘喘了18年的時光,歷經弘光(1664年6月-1645年6月)、隆武(1645年8月-1646年)、永曆(1646-1662)三位皇帝。

我們來看看幾個重要的時間點。1644年5月,大清剛踏進山海關。6月6日,大清進入北京城。6月19日,南明福王朱由崧即皇帝位,為弘光帝,定都南京。11月,大清首都由盛京(今瀋陽)遷至北京。1645年5月20日,大清攻佔揚州城。6月2日,大清軍隊越過長江。6月8日,大清軍隊進入南京城。6月15日,逃亡的弘光帝被大清擄獲,隔年被殺。8月18日,南明唐王朱聿鍵即皇帝位,為隆武帝,定都福建福州。1646年10月6日,隆武帝被殺。12月24日,南明桂王朱由榔即位,為永曆帝,定都廣東肇慶。1652年3月,大清軍隊攻佔兩廣地區。1659年2月,永曆帝由雲南昆明流亡到緬甸。1662年6月1日,永曆帝被處死,南明就此結束。

總而言之,大清與南明在中國版圖上相互競逐,猶如少年和老人賽跑,大清以很快的速度打破初期南北對峙的局面,由北向南、由東向西征服整個中國。

二、琉球國該何去何從?

1640年(明崇禎13年)6月22日,琉球國第二尚氏王朝第八代國王尚豐(1590-1640,1621-1640在位)去世。[1]對於琉球國來說,國不可一日無君主,此時最重要的就是新一任國王尚賢即位。

琉球國國王的即位儀式,可不只是在服喪之後新國王接受朝廷群臣慶賀這麼簡單。這樣的政治儀式只能說做了一半,是國內臣民自嗨,新國王並無法被周遭國家承認,尤其是中國。

為什麼琉球國寶座上的國王更替之時,要獲得當時的大明「許可」呢?這就得牽扯到15世紀大明與琉球國建立的情誼。明代初期,明太祖朱元璋「招諭」琉球國,琉球國也欣然接受,向其稱臣,自此成為大明的藩屬國,開始向大明朝貢。有了這層關係後,新一任的琉球國王即位,須要先向大明皇帝請封,才能得到「琉球國中山王」的稱號,在尚未經過冊封之前,只能自稱「琉球國中山王世子」。附帶一提,完整的冊封過程包含請封、冊封、謝封三個階段。

也因此,在尚賢(1625-1647,1641-1647在位)成為第九代國王後,最要緊的是向中國報告此事並得到許可。

(一)與南明的互動

1642年(明崇禎15年)春季,尚賢為了請封兼進貢一事派遣使者,由正議大夫蔡錦帶隊,率領200人以下的團員,總共二艘船隻前往中國。[2]依照慣例,朝貢團抵達福建省城福州,之後分成兩組分別行動,一組留在福州處理公務和貿易,另一組北上京城面見皇帝。然而在蔡錦轉交「尚賢請襲封王爵」一文給禮部後,此事莫名的不了了之,沒有下文。[3]

1644年(明崇禎17年)春季,尚賢又再次為了請封兼進貢一事派遣使者,這次由正議大夫金應元帶隊。[4]正如上述提及,當時中國處於大明初亡國、大清逐漸南下的混亂狀態,琉球國朝貢團北上路線受到阻礙。

北方局勢不明朗,琉球國使者進退兩難。同年10月,金應元打聽到弘光小王朝,轉而前往南京。[5]金應元想向弘光帝請求冊封琉球國王,弘光帝想向全世界詔告其正統性。由於中國皇帝的地位高於琉球國王,於是,朝貢團只能摸摸鼻子,由蔡錦先回琉球國宣讀詔書,留下金應元繼續等待弘光帝的決定。[6]一直到1645年(南明弘光2年/清順治2年)4月15日,弘光帝才決定要派遣禮科左陳燕翼、行人韓元勛到琉球國冊封尚賢為琉球國王。[7]但是,使者都還沒派出去,不到兩個月後,弘光小王朝就滅亡了。

空歡喜一場的金應元,在「風鶴皆兵」的狀態下,風塵僕僕的自南京回到福州,繼續尋找下一個正統,[8]這次的目標是隆武小王朝!然而,同樣的情況再次發生,初即位的隆武帝亦大肆宣揚其正統性。任務未達成的應元心裡苦,但應元不敢明說,由都通事鄭子廉陪同中國使者閔邦基回琉球國宣讀詔書。[9]

琉球國迎接一次又一次的詔書宣讀團,盼來的始終不是冊封使節團,1647年(南明永曆2年/清順治4年),年紀輕輕的尚賢就去世了。由於未獲得正式的冊封,尚賢在位短短六年期間,和中國的來往文書皆自稱為「琉球國中山王世子」,絲毫不敢踰矩。

圖1  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共有25件南明時期的資料,其中在官名的後分類中,有17件提到琉球國中山王世子,除了1件指尚質,其餘皆指尚賢,可見其王對南明的自稱並未不符規定。
資料來源: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多次玻璃心碎滿地又默默撿起拼湊的琉球國,是否一直信任假裝多好的南明呢?難不成第九代國王尚質(1629-1668,1648-1668年在位)要繼續被搖搖欲墜的南明耽誤嗎?

(二)與大清的接觸

每當新皇帝即位,琉球國王都會派人前往慶賀,就算是偏安的小南明也不例外。1646年(南明隆武2年/清順治3年)初夏,由王舅毛泰久率隊前往祝賀隆武帝。[10]本該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國的一行人,萬萬沒想到隆武帝為了活命早就落跑了(美其名為「御駕親征」!)。過不久,大清攻佔福建,城市一片混亂,這批慶賀團員躲了起來,慘到只能吃餿食,差點沒餓死。

後來,他們被貝勒博洛送到北京。這種時刻,就像是開學才想到作業沒寫會被老師罵的小孩,假裝忘記帶,硬要和老師說我有寫一樣,琉球國人信誓旦旦的說:「我們先前有派遣使者請封世子為王!」聽起來頗令人懷疑,但無論如何,順治帝是點頭相信了。這些人作為大清招諭琉球國王的重要媒介,能夠順利遣人前往琉球國宣讀詔書,宣揚大清國威,何樂而不為。只不過,琉球國想要請封國王可以,趕快繳回前朝敕印啦(大清:急,在線等)。[11]由於當時中國東南沿海一帶鄭氏勢力龐大,他們耽擱了好一陣子才得以順利返國。

究竟,琉球國該不該、要不要繳回明朝敕印呢?不繳,似乎如同抱著泥菩薩般,沒有以前那位肩膀厚實的大明可以倚靠,繳回,代表和未知的大清建立不知道是黑白還是彩色的未來,琉球國王可沒辦法任性的說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總之,曖昧不明也是有期限的。

圖2  在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中搜尋「敕印」,可發現出現的時間軸在南明滅亡前後。
資料來源: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在歷代寶案裡,我們可以找到蛛絲馬跡證明琉球國「看風向」的時間點。最後一則琉球國與南明有關的時間點是隆武5年,尚質向南明詢問派出使者的去向。[12]第一則與大清有關的時間點是順治6年,尚質歌頌大清的大統,好棒棒到舉國歡騰,轟動國內外。[13]兩者恰好都是1649年。[14]年號的改用似乎透漏著某種訊息。

琉球國王並非刻意已讀不回大清皇帝,鄭成功在海域上的龐大勢力,阻擋各國船隻往來,冠冕堂皇的給了琉球國好幾年的猶豫時間,讓琉球國王可以好好的評估。最後,琉球國選擇了大清。琉球國於1653年(南明永曆7年/清順治10年)繳交故明敕印,並向大清請求賜頒新的敕印,證明其「捨明事清,心志惟一」的決心。[15]1662年(南明永曆16年/清康熙元年),康熙帝派遣張學禮為首的使節團至琉球國冊封尚質為王(尚質表示:終於可以稱王了),賜以駝鈕鍍金銀印,[16]雙方互動才逐漸穩定下來。

圖3  順治帝頒給琉球國王的敕印,印有「琉球國王之印」六字,左滿右篆。
資料來源:維基共享,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Qing_Seal_for_King_of_Ryukyu.jpg。

看起來,琉球國很輕易的就接受宗主國由大明轉換成大清。那麼,隔壁的朝鮮國呢?

三、慕華的朝鮮國沒得選

相較於遠在海外的琉球國,可以用海道不通的理由來應付大明或大清,同樣是藩屬國的朝鮮國可就沒那麼幸運了。就地理上來看,朝鮮半島和中國僅僅隔著鴨綠江和圖們江,雙方的互動交流相對容易許多。

自詡為小中華的朝鮮國,和大明的關係可以說是麻吉麻吉,看待隔壁鄰居女真族(也就是後來的後金)則視他們為夷人,是相當鄙夷的。

在女真族弱小的時候,面對朝鮮國態度不友善的對待,只能在手心寫個忍字,把委屈吞下肚,但當她逐漸強盛起來的時候,就不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改善彼此關係成為首要目標。

只不過,這改善關係的方式有些激烈,戰爭模式直接催下去。1627年(明天啟7年/清天聰元年)第一次攻打朝鮮(史稱「丁卯戰爭」),朝鮮被迫和後金建立關係平等的兄弟之國,還要叫後金一聲大哥。雖然朝鮮君臣嚇到吃手手,被禁止和大明來往,但私底下仍然想盡辦法和大明暗通款曲,尊華文化才是王道。因此,1636年皇太極將國號由後金改成大清,其憤怒只能加倍奉還,再次攻打朝鮮(史稱「丙子戰爭」),這次直接殺到朝鮮京城漢陽城下(今首爾)。對於臣服這件事,朝鮮君臣沒有說不的權利,朝鮮仁祖向清太宗行三跪九叩之禮,自此成為大清的藩屬國,向其朝貢。朝鮮國的一舉一動,全都被大清掌控在手裡。想造反,不准!只能幫朝鮮國寫個「慘」字。

圖4  1636年丙子戰爭後,朝鮮仁祖建立一座大清皇帝功德碑(又稱三田渡清太宗功德碑、三田渡碑),
讚揚大清皇帝的功績,刻有滿文、蒙文、漢文三種語言。
資料來源:維基共享,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6%B8%85%E7%9A%87%E5%B8%9D%E5%8A%9F%E5%BE%B7%E7%A2%91#/media/File:%E6%B7%B8%E5%A4%AA%E5%AE%97%E5%8A%9F%E5%BE%B7%E7%A2%91.jpg。

雖然大清對朝鮮國採高壓政策,嚴密監控朝鮮君臣的行動,但對朝鮮朝貢團是相當禮遇的,總是給予額外的關照,對於限制使臣的事項也採寬鬆處理。一方面,朝鮮驚訝於受到過去大明時期未享有的優待,另一方面,一直到康雍乾盛世後,經過漫長時間才真心認同大清。

結語:夾縫中求生存的小國

當南明、大清兩個政權並存於中國,琉球國搖擺不定的選擇宗主國之前,其實琉球國面臨一個無法抉擇的選擇。17世紀初,薩摩藩出兵攻打琉球,利刀架在脖子上的琉球國不得不放棄部分自主權,東亞閃亮的一顆星自此蒙上陰影。

琉球國看起來很輕易的接受宗主國的轉變,除了可能因為朝貢貿易路線已經變成大清的地盤,沒有任意門讓朝貢團可以直接穿越到中國內陸,實際上還有隱藏在背後操縱琉球國的薩摩藩與德川幕府,默默下著指導棋,只是此時的她不會輕易現形給中國看。至於露出爪牙,那又是後話了。

備註:本篇故事的撰寫時間已換算成西曆表示,故明末清初的各事件時間標示與史書使用的陰曆記載不同。

參考書目:

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田名真之
2000  〈明清交代期の琉球〉,《第六屆中琉歷史關係學術研討會文集》。北京: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頁208-216。

真榮平房昭
1987  〈明清動乱と琉球.日本〉,《第一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臺北:中琉文化經濟協會,頁509-537。

島尻勝太郎
1987  〈明清交替期の琉球の対応〉,《第一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臺北:中琉文化經濟協會,頁491-508。

楊彥杰
1996  〈明清之際的中琉關係──以琉使入貢為中心〉,《第五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頁879-897。

孫衛國
2019  《從「尊明」到「奉清」:朝鮮王朝對清意識的嬗變(1627-1910)》。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臺灣銀行經濟硏究室編
1972 《偏安排日事跡(第一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臺灣銀行經濟硏究室編
1972 《偏安排日事跡(第二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球陽研究會編
2011  《球陽 原文編》。東京:角川學藝。

華文書局輯
1964  《大清世祖章(順治)皇帝實錄(一)》。臺北:華文書局。


[1]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賢為請襲封王爵〉,明崇禎17年2月18日(1644年3月26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二○,編號pdsg-ntu-1088321-00416,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2]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賢為進貢事〉,明崇禎15年2月(1642年3月1日-1642年3月29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二○,編號pdsg-ntu-1088321-00412,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賢為請襲封王爵〉,明崇禎15年3月7日(1642年4月5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二○,編號pdsg-ntu-1088321-00413,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3]〈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賢為請襲封王爵〉,明崇禎15年3月7日(1642年4月5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二○,編號pdsg-ntu-1088321-00413,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4]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臣尚賢壹本〉,明崇禎17年2月28日(1644年4月5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一三,編號pdsg-ntu-1088321-00257,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為進貢事〉,明崇禎17年2月28日(1644年4月5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二六,編號pdsg-ntu-1088322-00176,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5]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偏安排日事跡(第一冊)》卷五(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72),頁97。

[6] 〈監國唐王令諭〉,南明弘光1年閏6月10日(1645年8月1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三六,編號pdsg-ntu-1088322-00417,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7]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偏安排日事跡(第二冊)》卷十一,頁236。

[8] 〈今抄隆武皇帝〉,南明隆武1年8月29日(1645年10月18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三七,編號pdsg-ntu-1088322-00424,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9] 〈行在禮部為微臣之感激愈深等事禮科〉,南明隆武1年8月23日(1645年10月12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三七,編號pdsg-ntu-1088322-00423,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10] 〈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為慶〉,南明隆武2年3月(1646年4月16日-1646年5月14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三七,編號pdsg-ntu-1088322-00437,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11] 華文書局輯,《大清世祖章(順治)皇帝實錄(一)》卷三十二(臺北:華文書局,1964),頁383。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球陽研究會編,《球陽 原文編》卷五(東京:角川學藝,2011),頁217。

[12] 〈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質為探問事炤得〉,南明隆武5年2月(1649年3月13日-1649年4月11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三七,編號pdsg-ntu-1088322-00439,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13] 〈 伏以真人撫■闢大統之乾坤〉,清順治6年11月13日(1649年12月16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一四,編號pdsg-ntu-1088322-00439,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14] 歷代寶案系統中,另有收錄大清皇帝頒行的登基詔書兩則,時間分別為清順治4年2月12日(1647年3月17日)、清順治5年11月11日(1648年12月24日)。

[15] 〈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為遵依敕諭繳納敕印事〉,清順治10年2月27日(1653年3月26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三七,編號pdsg-ntu-1088322-00005,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琉球國中山王世子臣尚質謹奏為懇乞賜發敕印〉,清順治10年2月27日(1653年3月26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一四,編號pdsg-ntu-1088321-00262,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16] 〈皇帝敕諭琉球國世子尚質〉,清康熙1年10月28日(1662年12月8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三,編號pdsg-ntu-1088321-00060,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