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小國獲利術:明代琉球王國的貿易遊戲

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張毓哲

2019年秋天,因火災而受損嚴重的首里城,不僅燒毀一座世界文化遺產,也讓沖繩人民淚流滿面,心碎滿地。首里城作為歷史上曾經存在的琉球王國都城,長期以來是琉球國政治、經濟、文化的重心,更是沖繩人凝聚民族認同與展現文化驕傲的象徵。

所幸,懸掛於正殿內的「萬國津梁之鐘」(万国津梁の鐘)(備註1)再一次的躲過火吻,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受猛烈砲火襲擊的沖繩島戰役之中,有如神功護體,奇蹟般的被保留下來。1990年代重建後的首里城在遭遇本次祝融之前,觀光客被高聳雄偉的城牆和城門環繞,眼球被金碧輝煌的宮殿吸引,這一口鐘極容易被忽視。究竟萬國津梁之鐘對於琉球王國有什麼重要性,其背後蘊含著琉球王國的何種榮耀呢?佔據沖繩外國觀光客數量第一名的臺灣,出發之前讓我們先來探索旅遊書上沒告訴你的祕密吧。

明代朝貢貿易圈下的琉球(備註2)

今日我們認知的沖繩屬於日本領土的一部分,然而在過去它曾是獨立存在的國家。14世紀到15世紀,琉球分別由北山、中山、南山三個小王國各自為政,稱為「三山時代」(1322-1429,元至治2年-明宣德4年)。15世紀,中山國國王征服沖繩本島,並將勢力擴張到琉球群島的三十六座島嶼,結束三山鼎立,邁向一統的琉球國(1429-1879,明宣德4年-清光緒5年)。但是,沖繩本島和臺灣本島相比較,面積只有1/16,大致相當於臺北市和新北市。琉球的立足總要有國本才能長久經營,自然資源不豐富,無法自給自足的海島型小國家該如何生存呢?沒錯,倚仗的就是海洋貿易。

那個時候,琉球有位強勢富有的鄰居,誓言維護東亞這個超大型社區之間的國際秩序,這位自封為糾察隊隊長的就是大明(1368-1644)。要讓各國承認他的特殊身分,乖乖聽話、遵守秩序,總得使出好手段以應付人多嘴雜的局面,因此他採取的方式就是「朝貢」。

說明:琉球國的勢力範圍歷經各代琉球國王擴張征服,「三省三十六島」之統轄完成於尚清時期(1527-1555)。
資料來源:蔡鐸、蔡溫、鄭秉哲等著,《中山世譜》。底圖為「日本全国市区町村界データ」,ESRIジャパン,2020年3月18日下載。

「朝貢」和「貿易」二個名詞長久下來難分難捨不是沒有原因的。大明針對居住於自己社區內的小明百姓們實施海禁令,嚴格控管海邊的小明百姓和大海的距離,自由自在的海上貿易受到限制。社區以外的鄰居想和大明來往,只能透過合法的朝貢管道,也就是進貢,才能順便有貨物、人員等的往來。基於大明的土豪性格,為了彰顯他的特殊地位,不僅不能讓來往的鄰居空手而回,大明的賞賜和鄰居的貢品不是等價交換,而是「買一送一打」的概念,「厚往薄來」成為大明敦親睦鄰的朝貢原則,這麼好康誰不想前往朝聖兼做買賣呢?

了解大明社交的基本原則後,我們實際來看看大明和琉球的互動情況吧。洪武5年(1372),大明以開放的心胸向琉球說了「Come on, baby~」,中山王率先奔向大明的懷抱。幾年後,大明享受中山王和山南王的左擁右抱,再過幾年,山北王姍姍來遲的朝大明的方向走來,中山、南山、北山三個小王國相繼向大明示好,派遣使者到大明朝貢。不論是元璋、允炆、棣棣,對待琉球分身們一視同仁,琉球不禁對著大明溫柔的喊聲歐巴。然而,分身們的國力不同,和大明的來往次數也有所落差,中山最盛,北山最少。[1]

中山王統一琉球後,少了分身們的阻礙,琉球國和大明的相處如同初交往的情侶,進入難分難捨的熱戀期。琉球國在一年當中除了正貢,經常再貢,甚至三貢,大明雖然覺得太過黏膩,但此時容忍值無上限,不好意思推辭,15世紀中期(宣德至天順共39年)平均一年進貢2.2次。15世紀中期以後(成化至萬曆共156年),進入了充滿考驗與爭執的磨合期,大明規定兩年一貢,琉球國仍希望每年一貢,兩國因此上演多次的「兩年一貢、每年一貢」攻防戰,平均一年只進貢0.49次。

總之,舉凡進貢、接貢、慶賀進香、謝恩、報喪、請封、接封等各種名義(備註3),都成了琉球國向大明進行朝貢貿易的好理由。根據分散風險原則,琉球國當然不只和中國有貿易往來的關係,整個東亞超大型社區都是「交關」的好對象。琉球國為了生存,用盡全力施展的小國生存法則,萬萬沒有想到會讓他一躍成為世界舞臺的中心。

Made in りゅうきゅう(ruucuu):琉球製造

琉球國者 南海勝地 而鍾三韓之秀 以大明為輔車 以日域為唇齒 在此二中間湧出之蓬萊島也 以舟楫為萬國之津梁 異産至寶 充滿十方剎 地靈人物 遠扇和夏之仁風 故吾王大世主 庚寅慶生 尚泰久 茲承寶位 於高天 育蒼生 於厚地 為興隆三寶 報酬四恩 新鋳巨鐘 以就本州中山國王殿前掛 著之 定憲章於三代之後 戢文武於百王之前 下濟三界群生 上祝萬歲寶位 辱命相國住持溪隱安潛叟求銘 銘曰

須彌南畔 世界洪宏 吾王出現 濟苦衆生 截流玉象 吼月華鯨 泛溢四海震梵音聲 覺長夜夢 輸感天誠 堯風永扇 舜日益明

這一段刻在「萬國津梁之鐘」上面的銘文,翻譯成白話文來看,位處中國、日本、韓國之間的蓬萊島琉球國,憑藉著船隻的往來,和世界各國搭起橋樑,形成海上貿易的交通要道,也就是東亞各國家盛產的物品和市場所需的商品都要透過我大琉球國作為中間人進行買賣,展現了琉球國王的霸氣。那麼,當時的海洋貿易,哪些物品有幸榮登熱銷排行榜?又是何種因素造成搶購的熱潮呢?

從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查詢,可以得出明代(1424-1644)和南明(1644-1662)時期物品出現頻率TOP1到TOP10依序為:硫磺、腰刀、馬、蘇木、胡椒、袞刀、番錫、土夏布、瓷器、皮弁冠服。這份琉球外交文書中最常見的物品,硫磺、馬、土夏布是沖繩土產,腰刀、袞刀產自日本,蘇木、胡椒、番錫產自東南亞,瓷器、皮弁冠服則產自中國。其中硫磺、馬、日本製刀劍類是琉球國的進貢物,蘇木、番錫是附搭貨,胡椒兼具進貢物和附搭貨的性質。

明代多戰事,火器的使用度高,連帶影響對火藥的需求,作為火藥主要成分的硫磺是重要的軍需物資,榮登冠軍寶座毫無意外,排名第三的琉球馬也是相同的原因,只不過人會暈船,馬也會暈船,顛簸的路途難免有所損失。排名第二的腰刀和第六的袞刀等日本製的各種刀劍,為特殊時節琉球國進獻給大明皇室的禮物。排名第五的胡椒,除了是珍貴的香料,也是大明皇帝支付給官員的薪水,值得注意的是16世紀中葉以後,它幾乎消失在《歷代寶案》裡,與此時期歐洲人來到東南亞從事香料貿易和大明解除海禁有關,中國社會對於香料的需求,不再只能透過琉球作為中介。排名第七的番錫,製成的相關器物應用於日常生活和擺飾。排名第八的土夏布是琉球生產的絲織品。排名第九的瓷器是中國出產,廣泛運用在東亞各國的日常生活,往後風靡到歐洲國家,甚至曾經和黃金同等貴重,讓 「china」成為中國的代名詞。第十的皮弁冠服則是大明賜給琉球國王郡王級別的服飾,從頭到腳包含了七旒皂皺紗皮弁冠、玉圭、五章絹地紗皮弁服、大紅素皮弁服、白素中單、緟色素前後裳、緟色素蔽膝、緟色粧花錦綬、緟色粧花佩帶、紅白素大帶、大紅素紵絲鞋、母礬紅平羅銷金雲包袱,是一套完整中國式的冠、服、帶、靴。

圖2  明代最夯的十大商(物)品流動示意圖
資料來源: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底圖為https://freevectormaps.com/world-maps/WRLD-EPS-02-0012,2020年3月20日下載。

這些物品當中,有一項我們比較陌生的名詞,蘇木。蘇木是何物?它是一種產於熱帶地區的植物。中國文獻很早就有關於蘇木的記載,主要用於紅色染料,在明代是上流社會的身分象徵,又以暹羅(今泰國)出產的蘇木被公認為染出的色澤最佳。它並不是單價最高、最值錢的商品,但因品質好、數量多、來源穩定,讓琉球也對它展現高度興趣。早在永樂年間,琉球國中山王已派遣使者到暹羅貿易,當時的暹羅國王認為禮數不夠周到,拒絕販賣蘇木,琉球因而做了一趟賠本的生意。暹羅國王換人後,中山王再度嘗試,這次不僅主打兩國過去父祖輩的兄弟情誼,也搬出最雄厚的靠山大明,終於獲得認可,重啟琉球與暹羅的貿易。[2]

圖3  明代、南明時期物品蘇木的檢索結果
資料來源: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2020年3月17日瀏覽。

未進入十大排行榜,名單之後的物品不代表不重要,單看琉球對中國的朝貢物,瑪瑙、象牙、磨刀石、日本扇、各種香料、金銀酒海、金銀粉匣等等,所有的產品,不論昂貴或平價,不論來自日本、泰國、爪哇、蘇門答臘、馬六甲,翻到背後的產品說明欄,你都會看到它的原產地被塗掉,貼上「琉球製造」的標籤,甚至還有進貢物曾經讓中國以為是琉球的土產呢。

至於琉球國的實際獲利金額有多少?琉球國王表示:「不可說,不可說,天機不可洩漏。」這可是人家在知曉投資一定有風險、投資有賺有賠之下,不畏路途遭遇船難、海盜襲擊等,敢在東亞海域豪賭一把的成果。在此我們只能透漏他在近140年間派出200餘艘船隻到大明朝貢貿易,近200年間派遣60艘左右的船隻到暹羅貿易,此外《歷代寶案》裡也有為數不多琉球國和滿剌加國(今馬來西亞馬六甲)的貿易紀錄。由於這份史料有所缺失,我們可以從這些物品的原產地大膽推測琉球國和東亞各國的貿易往來實際上更為熱絡,不愧對「移動的中繼站」之稱呼。

真假朝貢?!

前文提到了15世紀中期以後,大明對琉球明定兩年一貢一事,實際上和琉球國假借朝貢之名,行私人貿易之實有很大的關連。朝貢和貿易的關係難以切割原本就是公開的秘密,早在明朝初期,有琉球國通事借朝貢之便,私自攜帶商品想要大撈一筆,卻被當場抓包,而後獲得大明官方寬恕,不僅反還商品,還被賞賜金錢。

類似的事情層出不窮,只是商品買賣一定會牽涉到「人」。人心險惡,在買賣過程中難免有所爭執,賣家想發財,買家想殺價。永樂、洪熙年間,有琉球國使者不僅被福州府人騙錢,還被辱罵和威脅,「你這番子,多是叛囚、惡類,你夷王、禽獸之行,陽為進貢,陰為劫掠,朝廷不聞與你這賊蠻於此徃來,俟我一日機會到京奏知,教你毀蹤滅跡」[3],琉球國使者只好報官處理。

騙錢事小,亡命傷人事大。成化年間,琉球貢船上夾帶不知名人士,在福州殺人、搶劫財物、放火,讓大明皇帝敕諭往後的朝貢「不許夾帶私貨前來買賣,及在途生事,擾害平民,打攪官府」[4]

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就算明文規定不行,還是有漏洞可以鑽。

朝貢貿易帶來的人流:閩人三十六姓

話說,琉球國之所以能在海洋貿易中佔有一席之地,和明代遷居至此的沿海福建人民有很大的關係,這群人統稱為「閩人三十六姓」,日後成為琉球士族社會的一股勢力。

這群大明賞賜的移民,主要居住在久米村,也就是今日的福州園。由於他們擅長舟工,具備航海知識和造船技術,琉球國王將實際執行朝貢貿易的任務託付給他們,像是通曉各國語言、翻譯專業的口譯官「通事」,指揮管理船隻成員、指示航行方向的船長「火長」,在貢使團中主要扮演中間層級的角色,最高甚至可以達到僅次於正使的副使職位。在尚氏王朝裡,除了負責朝貢貿易的外交工作,也在其國內的教育方面有所貢獻。

尚氏王朝和閩人三十六姓之間,如同小丑魚和海葵般存在著互利共生的關係。

結語

琉球國很小,但琉球國王可是沒有輕易的放棄自己,任強國宰割。尚氏一族和旗下的官員們,利用週邊大國複雜的貿易權力遊戲,經手大量物流、金流和人流,讓每一件外國貨品都變成「琉球製造」賣到中國,並想盡辦法讓大明皇帝龍心大悅,逢年過節祝壽送禮樣樣來,讓琉球成為東亞最關鍵的商業國家。琉球國掌握了「天時」─大明實施海禁令和朝貢貿易、日本政治權力不穩定、歐洲國家的殖民勢力尚未擴張至東亞,「地利」─島嶼國家向外發展的方便性,「人和」─閩人三十六姓擁有的航海知識與外交才能之助力,不僅僅找到致富之道,也讓國家安身立命數百年。

下次前往沖繩旅遊度假時,別忘了,在中國朝貢貿易圈影響之下,日本勢力伸入沖繩之前,他從不起眼的黑子彈丸,變身成東亞閃亮的一顆星,有一段因貿易而繁榮的大航海時代。

備註1:萬國津梁之鐘的正式名稱為舊首里城正殿鐘,1978年被列為重要文化財,真品收藏於沖繩縣立博物館,首里城懸掛的是複製品。

備註2:本文指涉的「琉球」和今日沖繩縣的範圍不完全一致。19世紀後期,日本正式併吞琉球國,宣布琉球國為日本領土一部分,原琉球國的領土分別被劃入沖繩縣和鹿兒島縣,奄美五島即喜界島、德之島、奄美大島、沖永良部島和與論島原本隸屬於琉球國的統轄範圍被劃為鹿兒島縣管轄。

備註3:進貢指的是初期不定期朝貢到成化11年規定兩年一貢。接貢指的是琉球國接回大明皇帝的敕書、賞賜,慶賀進香指的是慶賀大明皇帝登基,並向去世的大行皇帝進香。謝恩是為了答謝大明皇帝對琉球國王冊封之恩,或是琉球國答謝大明皇帝特殊賞賜之恩。報喪指的是報告前一代琉球國王過世的消息。請封指的是請大明派使者到琉球國冊封新任的琉球國王。接封指的是琉球國迎接大明的冊封使者。參見聶德寧,〈明代前期中國、琉球及東南亞多邊貿易關係的興衰〉,福建師範大學中琉關係研究所編,《第九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北京:海洋出版社,2005,頁3。

參考資料

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張廷玉等撰
1962  〈列傳第二百十一 外國四〉,《廿五史 明史三》。臺北:德志出版社。

蔡鐸、蔡溫、鄭秉哲等著
1941  《中山世譜》。東京市:名取書店。

小葉田淳
1968  《中世南島通交貿易史の研究》。東京:刀江書院。

川勝守
1999  〈琉球王國海上貿易之歷史性前提〉,《第七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臺北:中琉文化經濟協會,頁827-854。

朱德蘭
1989  〈十五世紀琉球的亞洲外交貿易〉,《第2回琉中歷史關係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那霸:琉中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實行委員會,頁195-224。

宮城榮昌、高宮廣衛編
1983  《沖繩歷史地圖(歷史編)》。東京:柏書房。

彭敏
2013  〈明成化以後中琉朝貢關係的變化探析〉,《順風相送:中琉歷史與文化第十三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北京:海洋出版社,頁310-317。

聶德寧
2005  〈明代前期中國、琉球及東南亞多邊貿易關係的興衰〉,《第九屆中琉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北京:海洋出版社,頁1-11。

關恆安
2015  〈廣如薪,色絕勝」─14-17世紀暹羅蘇木在東亞海域貿易網絡中的影響〉。新竹: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1] 張廷玉等撰,〈列傳第二百十一 外國四〉,《廿五史 明史三》卷323(臺北:德志出版社,1962),頁3299-3304。

[2] 〈琉球國中山王為〉,明洪熙1年(1425年1月20日-1426年2月7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四○,編號pdsg-ntu-1088322-00461,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3] 〈琉球國中山王尚巴志為襲爵等事〉,明洪熙1年閏7月17日(1425年8月30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一六,編號pdsg-ntu-1088321-00301,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

[4] 〈皇帝敕諭琉球國中山王尚圓〉,明成化11年4月20日(1475年5月24日),歷代寶案第一集卷一,編號pdsg-ntu-1088321-00022,歷代寶案脈絡分析系統。